无人机

号称非洲手机王的传音在肯尼亚扎下根的大华股份

  数以千计的中国人,在这片美丽的非洲大地上寻找商机,修路、造桥、盖房子,或者建厂生产电器、手机,做小商品批发生意在许多浙商眼里,投资肯尼亚尽管存在一些困难,但凭借中国资金和技术,加上当地的富余劳动力,依然能发现不少商机。位于东非的肯尼亚,凭借着乞力马扎罗山和每年的角马大迁徙等优美的自然景色,每年吸引着大批游客前往。钱江晚报联合浙江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中非民间商会推出的

  “你听说过Tecno吗?来我店里的人一大半用传音手机。”在肯尼亚内罗毕做了多年生意的叶群告诉钱报记者,10多年前,当地人用得最多的还是诺基亚、三星手机,现在肯尼亚最畅销的手机品牌既不是苹果、三星,也不是华为、小米等,而是国内几乎听不到的品牌——传音手机。

  传音号称非洲手机王,无论是在肯尼亚的边境小城、人来人往的旅游城市,还是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贫民窟,很多墙面上都有蓝底白字的Tecno的广告。根据肯尼亚公司消费者洞察最新发布的调查结果,中国公司传音手机销量居肯市场之首,其3大品牌Tecno、Itel和Infinix均位列肯手机市场前5大品牌,合计份额达54%。而IDC的数据显示,去年,传音控股是非洲排名第一的手机生产商,市场份额近40%。

  浙企新界泵业今年3月曾发布公告,公司拟收购深圳传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传音控股)的控制权,不过后来此方案终止。传音控股法定代表人为竺兆江,浙江人,之前是波导手机海外市场负责人,2006年创立了传音。传音的成功在于它是一款专门为非洲消费者定制的手机。非洲电力较缺,于是,传音推出了长待机系列,待机时间可长达20~30天。另外,非洲跨网络的电话费很贵,传音推出了双卡双待手机。还开发了适合非洲当地人的美颜功能手机。

  如今的非洲用户已经不把传音当做外来品牌,而是认为传音就是本地品牌。传音公司在建的埃塞俄比亚组装工厂,90%的员工来自当地,是该国最大的出口企业之一。目前,传音公司已经占据非洲三分之一的手机市场,并逐渐打开东南亚市场。

  8年前,大华股份肯尼亚子公司总经理朱剑第一次到肯尼亚,下飞机的第一感觉除了空气清新外,扑面而来的就是脏乱差。作为安防行业的龙头之一,大华股份当时在肯尼亚的业务收入还是零。

  8年后的今天,大华股份已经拿下了肯尼亚众多地标建筑、公共设施的安防项目,比如肯尼亚蒙内铁路沿线车站项目、DTB银行监控项目等,每年的收入超过千万美元,每年的业务增幅超过40%。

  谈到成功的原因,朱剑表示,最重要的还是避免低价竞争,做本土化。大华股份于2016年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成立了大华肯尼亚子公司,“公司雇佣了本地员工来开拓业务,他们的本地语言能发挥比英语更好的沟通效果。”朱剑表示,肯尼亚相关法律和中国有较大的差别,中企必须仔细研究本地法律,规避不必要的损失,特别是税务、工作签要求、本地雇佣条例等。目前,大华肯尼亚子公司业务已涵盖整个东非市场。

  尽管在国内,视频监控行业已经高度成熟,但在肯尼亚还是一个新业务,目前占主导的视频监控设备还是以中低端系列为主。“肯尼亚还是有发展前途的,但是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情,只要很好地适应当地的国情,依托中国人的资金、勤奋、市场经验,还是能够获得良好的收益。”肯尼亚的外汇管控不严,市场比较开放,整体的投资和经商环境还不错。

  “很多人都认为非洲又乱又热,但我觉得这里是冒险者的天堂,有资本有技术又敢闯的人,肯定能闯出一片天地。”宁波人王功波是肯尼亚阿拉卡瑞公司总经理,在肯尼亚开了一家电缆厂,生意很不错。在出国之前,他是做手机生意的。但到非洲一看,自己的老本行手机市场已是一片红海。而当地的电力奇缺,电缆需求旺盛,于是他就从国内进设备改行做起了电缆生意。

  他到肯尼亚一落地,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青山绿水,环境优美,气候宜人。”他说,中国企业要想在肯尼亚成功,必须本土化。王功波说肯尼亚人很好学,对待中国师傅特别尊重。他现在除了主业电线电缆外,还代理电视、洗衣机、电冰箱等,甚至成了正泰集团的代理商。

  浙江人骆云清已经在肯尼亚12年,他最早到肯尼亚是做文具生意,生意一直不温不火。2012年开起了肯中超市,货都是从义乌发过来的,专门针对中国人销售。但今年上半年开始,肯尼亚政府对做贸易的外国公司有诸多限制,做贸易的中国人走了一大半,生意也变得难做了。

  骆云清表示,在肯尼亚做生意成本比较高。他举例说,一盒订书针,国内批发价也就0.5元,到这边的成本差不多0.8元,再批发给市场肯尼亚客户0.85元左右,卖一个订书针,只挣0.05元。如果清关的时候,海关刁难一下,要些小费,这个5分都可能挣不到。他们本地的批发商可以卖到1元,到零售商那里就变成1.5元左右了。“做零售价格比较高,利润就高,但当地销售商会认为中国人和他们抢饭碗。肯尼亚的物价高,是和他们的商品匮乏分不开的,许多东西要进口,各种费用又高,所以许多商品的价格在肯尼亚要比国内高很多。”

  温州人余承盛带着妻子在肯尼亚做汽配生意4年。他们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生活,感觉消费挺高,小杯酸奶一杯4~5元,商场里的冰激凌,一个就要人民币十六七元。“这边做生意也有难的地方,比如市场小,账期长。许多人也考虑过在当地设厂生产,但遇到税务等难题,很多浙江人来了又走了。”他说。

  浙江省邮电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东非公司的陈建兵,对于肯尼亚的生活也总结出一个字——贵。“基本上中国的价格乘以1.5就是肯尼亚的价格。”他举例说,肯尼亚的拉面基本45元一碗,旅馆最差的要一晚50美元/间,景区一般一晚200美元/间,旺季要一晚400~500美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