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

1949年英军舰擅闯长江毛主席霸气回应八个字:不必请示直接开炮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了,这意味着长江出海口即将由人民解放军控制。

  5月底,上海刚刚解放时,人最多的地方就是上海加油站,长龙一样的汽车都在等着加油。

  另一个场景就是上海大大小小的商铺内,店主们不是在招揽客人而是忙着加固橱窗以防暴乱和抢劫事件发生。

  原来解放后,中共中央接过的是一堆烂摊子,人民家中的大米和面粉仅够吃半个月,储藏的煤也只够全上海居民使用一个礼拜。

  在物资极度匮乏的时候,蒋介石还利用尚未解放的舟山群岛,控制东海门户,对上海实施海上封锁。

  而当时的中国很依赖进口货物,汽油、柴油、粮食,一旦通道被切断了,上海大部分区域将断电断粮,工厂无法开工,市民的生活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相应的社会治安也会出现问题。

  在英国人看来,上海想要发展就要靠对外贸易,蒋介石在此时对上海进行对外贸易封锁,意味着上海将无法生存。

  于是,在上海的英国商人们纷纷出面,表示可以利用他们的商船通过的封锁,将物资运进上海。

  但前提是解放军先得把“紫石英号”放了,而且还得允许英国皇家海军为其保驾护航。

  上海信行洋行的经理还特意跑到上海军管会办事处游说,如果人民解放军能够放行“紫石英号”,那英国的商人们愿意为上海的经济恢复提供贷款,并扩大在上海的工厂规模。

  除此之外,上海不少工商业人士都被英国人开出的条件打动,一个个跑到市政府做陈毅市长的工作。

  陈毅市长听后,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了。他说:“这是在利用我们的困难,想打开我们的缺口,过去广州虎门被攻打,中国老百姓死了成千上万,现在他们还到我们的水域耀武扬威,这扇门绝对不能打开。”除非英国能道歉!

  随后中共中央知晓这个情况后,直接部署大量的粮食、燃油、煤炭从全国各地紧急调往上海。

  就这样上海的物价稳定了,工厂顺利复工,社会秩序逐渐稳定,经济也开始恢复。

  1949年4月20日,这天本来是国共合作约定好签字的日子,但没想到出尔反尔,最后时刻拒绝在合约上签字。

  渡江战役爆发的清晨,解放军二野、三野100多万兵力早已严阵以待准备渡江。

  因为早在战争爆发前夕,我国早已通知长江流域的外国使团及其舰队,要在4月20日之前将本国舰队船只撤出长江海域。

  西方国家在得到通知后,都乖乖地撤出了长江领域,但没想到总有胆大的国家试图挑衅。

  正值渡江战役打响之际,解放军都处于拔剑出鞘的待命状态,江面上的任何动静都会引起解放军的高度关注。

  上午9时左右,第三野战军炮三团下的观测人员发现在长江下游,一片苍茫的薄雾中渐渐露出一个庞然大物,发现异常后他便立即向上级报告。

  经长江北岸观测所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发现是一艘军舰,舰舷上挂着英国国旗,名称和编号是“紫石英”号F116。

  尽管知晓国共谈判的最后期限是4月20日,并且也是解放军公告中外国军舰撤离长江的最后期限。

  但英国远洋舰队仍然决定派遣“紫石英号”护卫舰到南京,替换此前在南京驻泊的伴侣号驱逐舰。

  当时奉命封锁长江下游的,正是我国第三野战军下属的炮兵团,本来这些炮兵团是在此辅助我军从长江下游渡江,但没想到英国护卫队竟然在这时候肆无忌惮的闯了进来。

  我军对其警告无果后,立即鸣炮示警英国舰队禁止入侵中国领土,尽快离开长江水域。

  但英国皇家海军此时嚣张狂妄,根本就没有把我军的警告放在心上,反而是继续向前航行。

  在多次警告无果后,炮兵3团负责封锁江面任务的两个炮兵连的六门火炮随即开火。

  这时英国海军才察觉到不对劲,可以说是十分震惊,他们没想到我军真的会开炮攻击。

  不过此时不是多想的时候,英国海军经过短暂的震惊后反应过来,立马下令开炮反击。

  在这场短暂的炮战中,英国海军17人阵亡,20人受伤,“紫石英号”舰桥被直接命中,正、副舰长均负重伤,前主炮被击毁,舰体被洞穿,船舵被卡死失去方向控制。

  “紫石英号”不得不转向南岸,随后驶入一处浅滩搁浅,最后升起三面白旗表示投降。

  我军在这场突如而来的炮战中也有不同程度的伤亡,而且在开打之前应该先向上级请示。

  但此次情况实在太过特殊,当时我军已经有先遣部队渡过长江,“紫石英号”在这个时候进入长江水域,甚至还将炮口对准解放军,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英国军舰此行的目的。

  为了保证我军战士顺利渡江,才不得不向英国军舰开炮。同时炮兵团指挥官立即向上级报告此事。

  正在与周总理讨论渡江战役计划的毛主席听到此事后,眉头紧皱。通讯员见状问道应该如何应对时。

  毛主席立马斩钉截铁地说:“但凡擅自进入我军战区,妨碍我军渡江战役的军舰,不必请示直接开炮!”

  就在所有人以为事件会以英国军舰投降告终的时候,“紫石英号”舰长马上联系了在南京的伴侣号,让其赶来支援。

  这件事本来就是英国挑衅在先,在我军多次警告后还视若无睹,我军当然不会任由放其离开。

  本来英军态度好点,能道个歉这件事还有商量的余地,没想到赶来的伴侣号同“紫石英号”一样,无视我军发出的警告,想一声不吭的把“紫石英号”拖走。

  伴侣号虽然摧毁了解放军的两门野炮,但自身也被多发炮弹命中,舰桥中弹,舰长负伤,两座前主炮被击毁。

  英国军舰之所以这么猖狂大胆是因为他们还有在香港驻守的两大战舰:黑天鹅号和伦敦号军舰。

  伴侣号逃走后立马和这两大战舰取得联系,英国皇家副总司令梅登得到消息后勃然大怒,立马率领两大战舰赶往长江水域进行救援。

  4月21日清晨,渡江战役正式展开,梅登率领黑天鹅号和伦敦号冲进解放军控制区,英军进入的区域是解放军第三野战军10兵团23军作战区域。

  解放军部署了炮兵第六团,两个炮兵连执行封锁长江水面的任务,阵地上共有八门榴弹炮。

  单以火炮实力对比,此时我军已处于劣势。伦敦号重巡洋舰排水量近万吨,装备有8门8英寸舰炮。

  “伦敦”号舰炮的口径几乎是解放军陆军火炮的两倍,舰炮的射速比起陆军火炮更是高了数倍。

  但由于英舰邻近23军渡江的航道,渡江战役已经戴昂,距离十兵团发起渡江的时间迫在眉睫,不可以继续让英舰继续在此停留。

  10兵团司令叶飞立即指示23军军长陶勇命令前沿观察所升起信号,警告外国军舰迅速离开“如果不听,就开炮赶走它!”

  炮六团接到命令后,立即对英舰发出警告,忽然英舰上的人员都集中在舰尾,炮口转向我军阵地。

  “开炮!”炮六团和部署在沿岸阵地上的炮兵立马进入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炮战之中。

  因为解放军的炮兵阵地隐蔽得很好,英舰找不到目标就对着长江大堤后面一顿乱轰,结果炸到了已经完成集结准备渡江的步兵阵地。

  据统计,在这场炮战中,解放军官兵共伤亡252人,而英国军舰也没有讨到便宜。

  上海的《字林西报》根据来自英国海军的消息,公布了英军在这三次炮战中的伤亡:紫石英号护卫舰阵亡17人,重伤20人;“伴侣号”驱逐舰阵亡10人,重伤12人;“伦敦号”重巡洋舰阵亡15,受伤13人;“黑天鹅号”护卫舰受伤7人。

  但据英国海军军部后来公布,炮战中有103名官兵“失踪”,很显然英国海军在报告中缩小了自己在炮战中的损失。

  再说回解放军对英国军舰的打击,“伦敦号”的指挥室被解放军的一发炮弹直接命中,舰长卡扎勒重伤,坐镇“伦敦号”指挥英国远东舰队副总司令马登虽然没有受伤,但白色海军将军制服被轰的不成样子了。

  侥幸躲过一劫的马登意识到,解放军的炮兵火力和作战决心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估,最后只能下令调转船头,“伦敦号”和“黑天鹅号”带着累累的伤痕,逃往上海方向。

  1949年4月23日,解放南京,4月22日,新华社发辫了毛主席亲自起草的《抗议英舰暴行》社论:“英帝国主义的海军竟然如此横行无忌和反动派勾结在一起,向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挑衅,闯入人民解放军防区发炮攻击,英帝国主义必须担负全部责任!”

  次日,毛主席又指出:“英方必须承认不经人民解放军同意擅自侵入中国内河是错误的这一点,才能释放,否则绝不能释放”

  很快“紫石英号”战败的消息就传回了英国国内,一时间英国朝野乃至全世界都感到十分震惊。

  没人相信中国真的敢还击英国军舰,英国首相艾德礼声称:他们是得到政府的许可,英国军舰有合法在长江中行使执行和平使命的权力。

  随后毛主席便以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李涛将军的名义发表了声明称:人民解放军有理由要求英国政府承认错误,并道歉和赔偿。

  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愿意考虑和各国在平等互利和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的基础上建立外交关系,但首先是不能帮助反动派。

  英国见我国已经不是之前那个软弱可欺的国家,便放弃了武力开始寻求外交解决的途径,艰难的接触和谈判也就开始了。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我国给受伤的英舰船员治疗,伤愈后再送回“紫石英号”,还多次为军舰上的官兵运送必须用品。

  甚至允许该舰从南京获得英国海军所储油料60吨,这一切都表明了我国无无意长期扣留该舰。

  因为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刚刚解放,解放军们要乘胜进军,还有许多大事要处理,所以不愿意在“紫石英号”问题上长期僵持。

  在这种情况下,经研究决定,我国再次做出让步:双方派出代表交换一项正式换文,英方承认基本错误,我方就允许“紫石英号”驶离长江,其他问题留待后解决。

  然而,英方一方面对我方提的建议表示欢迎,另一方面仍不授权正式代表谈判,总而言之就是绝不承认错误。

  “紫石英号事件”无疑是英国政府的一场军事和外交失利,虽然英国民众对“紫石英号”的成功脱困感到高兴,甚至有人将这个事件赞颂为海军史上的奇迹,但英国政府却可以降低了宣传。

  因为英国政府意识到中国已经不再是百年前那个一碰就碎的大清了,英国也是当年横行世界的日不落帝国。